西班牙:歷經全球金融海嘯與歐債危機的浴火重生

是這樣的,昨天熬了一整個晚上熬出了這鍋湯(並不是);總之寫出了一篇脈絡還算清楚的期末報告,主題焦點也選了自己有興趣的所以寫得很開心(雖然…西班牙相關的中文資料…真的很少…),儘管沒怎麼睡還直接上班也並不覺得累,有點快樂所以想說那就乾脆貼一篇文吧哈哈。那就請大家不吝賜教指點囉~

why it’s great to be gay in Spain lol

緣起:房地產泡沫破滅,西班牙陷入危機

1980年代以前,西班牙房市非常穩定,幾乎沒有人為操作,是靜態、標準的買方市場。自1990 年代中期起,西班牙經濟開始起飛,為歐洲主要經濟體中成長最快速的國家,其經濟發展主要由建築業帶動 — 2000年至2007年間,建築業占GDP 比重由9.3%上升至12.4%(圖1),營建業就業人數占總就業人數比重亦由11.8%上升至13.9%,幾乎每5 個新創造的就業機會就有1個由建築業創造,房地產市場開始每年3%至5%的成長。

圖1:西班牙營建業佔GDP之比重

2002年歐元發行前,各路資金湧入西班牙兌換原有的貨幣比塞塔(Pesado),準備換成歐元獲利,熱錢到處流竄,外資投資炒作營建與房地產,加上西班牙銀行開始仿效美國金融機構經營轉貸業務而捲入牽一髮動全身的連動債體系;當時銀行融資非常容易,幾乎不看申請人是否有償還能力,貸款額度根據的是房子或土地樂觀預估的增值潛力,加速西班牙房地產市場膨脹。與此同時,儲蓄率下降,西班牙的競爭力也因工資上漲而減低,最後,經常帳赤字在2007年增加到GDP的9.8%。

2007年美國爆發次級房貸危機,隔年全球最大融資控股機構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宣布破產。次貸危機釀成金融海嘯,他國金融機構紛紛抽回轉貸給西班牙的融資,房地產過熱的市場迅速失去資金運轉的動能,陷入停滯。

危機:改革重塑經濟增長動力,復甦略有小成

歐債風暴在西班牙主要表現在民間和銀行的債務(圖2) — 在房市熱潮中想要購屋的人,收入再高也跟不上飆漲的價格 — 而非經濟結構的失衡,如希臘過度舉債所致。在危機之前,公債佔GDP比例其實僅36.2%(圖3),政府甚至公布了財政盈餘 — 這主要是由於房地產泡沫帶來的稅收收入膨脹,有助於在不增加債務的情況下吸收了政府支出的增加。

圖2:營建業、不動產服務業及總壞帳率
圖3:西班牙、德國、希臘之政府債務相對GDP比率

西班牙的債務比例相對於其他已開發國家其實並不算高,而且違約風險遠低於其餘歐豬五國,但因身為歐元區第4大經濟體,2010年國債仍達到8200億歐元,差不多是希臘、葡萄牙和愛爾蘭債務的總和。

西班牙能夠在近年內一躍成為帶動歐盟經濟復甦的重要力量,仰賴幾個重要因素:一是切實落實改革,重塑經濟增長動力;二是歐央行發揮更大的作用,以穩定市場信心;三是化解危機需要權衡,應避免過於苛刻和過度緊縮對經濟與政治的衝擊。

一:改革典範 — 確實推動勞動力市場、銀行業與財政重塑

西班牙2012年的銀行業救助和資本重組計劃對於該國的經濟復甦至關重要。危機後,西班牙更重視金融立法改進和強化銀行業監管,採取了成立壞賬銀行、通過資本重組縮減銀行業規模以期提高運營效率、引入IMF和其他外部評估機構進行獨立評估等措施。具體而言,西班牙政府關閉了無法生存的銀行,並對那些可能存活的銀行進行了資本重組,然後將所有不良資產轉移到了壞帳銀行,吸收高達450億歐元的失敗貸款,同時關閉數千家銀行分行,並減少員工,也提升對銀行的核心資本適足率要求。

西班牙也於2012深入改變勞動力市場機制,滿足大部分雇主對勞動力市場之需求。舊法律對勞動者過度的保護使得危機時就業市場缺乏靈活性,但其後政府取消了危機前制約公司的裁員政策,使公司可以根據自身需要和經濟環境來自行裁員,或者在不裁員的情況下藉著縮短工時降低成本,降低內部各種勞工條款之制定與修改門檻,批准了公司進行有試用期的僱傭,並降低對被裁員工的補償數額。此次改革主要目標希望能降低居高不下之失業率,亦呼應歐盟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之要求,並可展現西國具備協助緩和歐元危機之能力。

二:歐洲央行 — Whatever it takes

西班牙能從危機中走出,也離不開外部環境的好轉。2012年歐債危機的嚴峻時刻,歐央行及時出手平息金融動盪,其態度的轉變是危機趨向緩和的重要轉折點。行長Mario Draghi提出欲不惜一切代價捍衛歐元,給予市場信心,其後歐央行打破常規,宣布不設上限購買債務國國債,並修改抵押品限制等規定,力挽狂瀾,這才使得其後西班牙國債被投資者拋售,收益率不斷攀高的局面得以緩和。

2012年6月,由於西班牙政府已無足夠資金援助銀行業,導致其10年期公債殖利率一度突破7%,金融市場持續動盪,不得不向歐盟提出紓困要求;歐央行同意在有救援條款的前提下給予西班牙最高1,000億歐元的援助,成為西班牙落實改革的轉捩點。此資金直接協助銀行進行資本重組,以切斷銀行業與主權債務之間的惡性循環,並歐央行將放棄對西班牙貸款的優先求償權,以提高民間債權人持有西班牙公債之意願。

隨後,銀行業不良貸款下降。由於受到出口增加的提振,信心迅速回升,投資和消費者支出方面的積壓需求也得以釋放。

三:放寬要求 — 不過度緊縮,重塑經濟增長動力

歐央行暫時放寬了對於債務國不切實際的赤字要求,防止經濟衰退與財政過度收緊的惡性循環。伴隨著危機越演越烈,歐元區第二、三、四大經濟體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就「反對長期實施緊縮」形成了保增長的同盟,這使得後期歐元區對債務危機的應對較早前德國堅持的過度緊縮立場有所緩和,也為西班牙避免陷入財政惡化與增長衰退惡性循環,重塑經濟增長動力提供了空間。同時,西班牙比其他已獲得救助計劃的國家經濟規模更大,在救助條款方面具有相當大的議價能力。由於西政府已經實施了部分改革,因此得到不那麼嚴格的緊縮要求 — 包括歐盟同意西班牙延後至2014年將其財政赤字相對GDP的比率降至3%以下。

展望:經濟復甦的代價,重返榮耀?

西班牙經濟轉好並非偶然,既有外部因素的作用,如歐央行平息市場動盪與避免財政過度收緊給西班牙重塑經濟提供了外在條件,更離不開各種改革措施的落實。從瀕臨破產到復甦領頭羊的巨變,得之不易,其最終通過改革走出危機之路尤其值得肯定。

西班牙可以說是成功地改革了銀行業與經濟,但這場危機以高失業率(圖4)和公債(圖5)的形式留下了疤痕。

圖4:西班牙失業率與歐盟其他國家之比較
圖5:西班牙公債佔GDP比率與歐盟其他國家之比較

為使赤字降低而採取的財政撙節措施猶如刀的兩刃,雖然可以減債,卻也導致西班牙經濟衰退和失業問題更形嚴重,並且引發民怨。西班牙政府為了減少財政赤字,採取了削減開支和增加稅收的措施,並通過了勞工改革法案,使得企業能夠採取更加靈活的工資制度,降低了企業僱佣成本(圖6);該法案受到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歐盟的讚賞,但是其亦使得企業在解聘僱員方面受到更少的限制,遭到了許多勞動者的反對。

圖6:西班牙每單位勞動成本與歐盟其他國家之比較

西班牙經濟增長經過19季連升之後,雖然稍停步,但仍有望成為歐洲經濟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圖7)。同時,西班牙債務水平僅略為下降,IMF指出2019年目標要控制赤字在GDP的1.8%水平。根據去年IMF的報告,西班牙短期問題已經不大,就中長期危機而言,其呼籲西班牙要加強經濟,抵禦下一次危機衝擊。而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重啟結構性財政調整,以及繼續推進勞動力市場改革。另外,IMF亦建議西班牙推出一個可持續且全面的養老金計劃。

圖7:西班牙近30年GDP與法、義之比較

對西班牙有利的是,觀光服務業、科技及重工業具有厚實基礎和發展前景,只是要能妥善解決房地產泡沫破滅帶來的長期後遺症(貿易進出口貨物有流動性,但房屋是不動產,沒有需求即閒置)讓經濟重回正軌,將是西班牙未來面臨的嚴峻挑戰。

【註】:圖表來源

1.〈西班牙房地產泡沫破滅與銀行業危機之關聯-兼論歐盟援助西班牙銀行業計畫之評析〉鄭雅蔚;國際金融參考資料第六十四輯

2. 〈Spain: Boom to bust and back again〉Tobias buck; Financial Times

3. Google: Public Data

--

--

BBA Slashie - BD in films industry/ translator/ tutor/ photographer/ dancer/ Spanish not-really speaker/ life grinder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Shan Hsu

BBA Slashie - BD in films industry/ translator/ tutor/ photographer/ dancer/ Spanish not-really speaker/ life grinder